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?>?纵览天下

文言文阅读专号一事一理

点击数:125 更新时间:2019-08-11 23:12:32

  宣和间,芒山有盗临刑,母亲与之诀。盗对母云:“愿如小儿时一吮母乳,死且无憾。”母与之乳,盗啮断乳头,流血满地,母死。盗因告刑者曰:“吾少时,盗一菜一薪,吾母见而喜之,以至不检,遂有今日。故恨杀之。”呜呼!异矣,夫语“教子婴孩”,不虚也!

  宣和年间,芒山有一个盗贼要行刑,母亲和他诀别。盗对他的母亲说:“我希望像儿时一样再次吸吮母亲的乳头,死了也没有遗憾了。”母亲答应了,而盗却咬断了母亲的乳头,血流了满地,母亲死了。盗对行刑的人说:“我小时候,偷来一棵菜一根柴,我的母亲看见了,很喜欢我的这种不良行为,以至于后来不能约束自己,才有今天的下场。于是我恨到极点而杀了她。”哎!太奇特了。俗话说:“教育孩子要从幼儿就开始。”这真不假啊!

  浦阳郑君仲辨,其容阗然,其色渥然,其气充然,未尝有疾也。他日,左手之拇指有疹焉,隆起而粟。君疑之,以示人,笑,以为不足患。既三日,聚而如钱。忧之滋甚,又以示人,笑者如初。又三日,拇指大盈握,近拇之指皆为之痛,若剟刺状,肢体心膂,无不病者。惧而谋诸医,医视之,惊曰:“此疾之奇者,虽病在指,其实一身病也,不速治,且能伤生。然始发之时,终日可愈;三日,越旬可愈;今疾且成,已非三月不能瘳。终日可愈,艾可治也;越旬而愈,药可治也;至于既成,甚将延乎肝膈,否亦将为一臂之忧。非有以御其内,其势不止;非有以治其外,疾未易为也。”君从其言,日服汤剂,而傅以善药,果至二月而后瘳,三月而神色始复。

  余因是思之:天下之事,常发于至微,而终为大患;始以为不足治,而终至于不可为。当其易也,惜旦夕之力,忽之而不顾;及其既成也,积岁月,疲思虑,而仅克之,如此指者多矣。

  浦阳县有位青年叫郑仲辨,他的身体强壮,面色红润,精神充沛,从来没有生过病!一天,左手的大拇指生了一个疹斑,肿起来像米粒一般大,郑君疑惧给别人看,看的人哈哈大笑,认为不值得担忧,过了三天,疹粒肿得像铜钱那般大,他更为担忧,又拿给人看,看得人像以前一样笑他。又过了三天,拇指肿得像拳头那般大,靠近拇指的指头,都被它牵引得疼痛起来,好像割刺一般,四肢心脏及背脊骨没有不受痛的。郑君心中害怕,就去请教医生,医生看了,吃惊地说:“这是奇特难治的病,虽然病在指头上,其实成了影响全身的病了,不赶快治疗,将会丧失生命。可是刚开始发病的时候,一天就可治好;发病三天以后,要超过十天才能治好;现在病已经形成了,不到三个月不能治愈。一天治得好,用艾草就可以了!过十天要治得好,用药草才可。到成了重病时,甚至会蔓延到肝脏、横隔膜,不然也可能有一只手臂残废。除非能从内部治它,否则病势不会停止;不设法从外面来治疗,病就不容易治好!”郑君听从他的话,每天内服汤药,又外敷有效的良药。果然到两个月后就好了,三个月后精神脸色才复原。

  我因此想到:天下的事故,通常发生在极为细微,隐而不显的地方,最后成为莫大的祸患。最初认为不值得处理,可是最后会变成没有办法处理的地步。当事情很容易处理时,往往舍不得用一点时间,忽视它而不加顾及,等到祸患形成了,花费很长的时间,耗费更多的精力,才仅仅能把这祸患克服。天下事,像这拇指的,可太多了!

  沧州南一寺临河干,山门圮于河,二石兽并沈焉。阅十余岁,僧募金重修,求二石兽于水中,竟不可得,以为顺流下矣。棹数小舟,曳铁钯,寻十余里无迹。

  一讲学家设帐寺中,闻之笑曰:“尔辈不能究物理,是非木杮,岂能为暴涨携之去?乃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,湮于沙上,渐沈渐深耳。沿河求之,不亦颠乎?”众服为确论。

  一老河兵闻之,又笑曰:“凡河中失石,当求之于上流。盖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,水不能冲石,其反激之力,必于石下迎水处啮沙为坎穴,渐激渐深,至石之半,石必倒掷坎穴中。如是再啮,石又再转。转转不已,遂反溯流逆上矣。求之下流,固颠;求之地中,不更颠乎?”

  在沧州南面有一座寺庙靠近河边,庙门倒塌到河里,门旁两只石兽也一起沉到河里。过了十多年,和尚募到一笔钱重修庙门,便到河中打捞那两只石兽,竟然没有找到,认为石兽顺着流水冲走了。于是便驾着几条小船,拖着铁耙,寻找了十多里,也毫无踪迹。

  有个学究在庙里讲学,听到这件事便嘲笑说:“你们这般人不会研究事物(运动)的道理,这又不是木片之类的东西,怎能被暴涨的水带走呢?石头的特性坚而重,泥沙的特性松而轻,石兽沉落在泥沙上面,就会越陷越深。顺着河流去找,不是荒唐吗?”众人佩服他的话,认为是正确的论断。

  一个老水手听了学究的话后,笑着说:“凡是掉进河里的石头,应该到上游方向去找。正因为石头的特性坚而重,泥沙的特性松而轻,水流不能冲走石头,而反激的力量,一定会在石头被冲激面的地方侵蚀泥沙,形成陷坑,越激越深,深到石头底部半边悬空时,石头必然倒进陷坑。像这样再次侵蚀,石头就再次向前滚动,如此一再翻滚不停,石头就会逆水而上了。到下游去寻找石兽,固然荒唐;在石兽沉落的深处去寻找,不是更荒唐吗?”

  按照老水手说的去找,果然在上游几里外的地方寻到了石兽。这样看来,天下的事情,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的还多着哩,怎么可以根据一点道理就主观推断呢?

Powerd by 亚博网上娱乐开户丨官网信息网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123-12345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23-123456 邮箱:123@12345.com